0511.jpg

※ 開始打這篇前,要先跟媽媽說聲抱歉,因為她不喜歡發文提到她近期狀況

可是啊...妳女兒抒發心情唯一的管道,就是文字了。 ※

2016.10.7(五)Darwin

晚上9點下班,看到來自N的好多通未接來電,回撥電話後,我的人生就不一樣了。

第一次聽到娜姨哭腔第一句話:『梅子...妳要快回來...』

我才知道媽媽檢查出胃癌4期。記得在那之前我都會和媽媽討論菜單,她就會手寫菜單再拍給我,

我就會在澳洲找食材做台灣料理,最後一道我和她要的是牛肉麵,但她都說不舒服就一直拖延~

等公車時我就知道快樂的日子沒了,立刻傳訊息給Jason,他說家人重要讓我好好回去處理就沒再排我的班了。

哭著打給醬哥請他來下車的地方等我,那晚我都沒有睡,爆哭,爆哭到把十年份的眼淚都噴出來一樣~

醬哥不捨我痛苦也抱著我哭,哭完之後隔天開始決定機票時間。其實除了難過媽媽,自己被打亂的未來也讓我陷入低潮

2016.10.16 Taiwan

在新加坡轉機時間跟醬哥吃了一整天新加坡美食後到了台灣,那時候的發文和吃有關的都設定媽媽看不到(對不起),

因為媽媽無法享受美食,不想給媽媽看到,後來才發現自己這樣是錯的,

因為我的媽媽很喜歡看我們臉書發文分享自己的生活或是吃了什麼、有什麼稀奇的事物和風景,都會讓她感到開心和驕傲。

她就是這麼好這麼美的一個人。我也真的好愛她。

2017.10.17

我、爸爸、媽媽、小阿姨、哥哥、嫂嫂、弟弟、醬哥兩台車一起去廖朝聖醫師的診所聽報告,

最後決定爸爸和媽媽不進去聽,醫生說拍攝到胃只有末端是好的,加上腹水很嚴重,所以不能開刀,

可能只有3-4個月,小阿姨紅了眼眶,我跟我哥哥嫂嫂不相信醫生的話,無論如何都決定要帶著希望治療。

收起眼淚,接著大家就一起去富基漁港吃海鮮,哥哥以改以往的大器風格點菜點的變得很含蓄,

因為他考慮到媽媽可能很多東西不能吃,我們在吃飯時也會叮嚀她什麼能吃什麼不能吃,

吃完海鮮接著到咖啡廳喝咖啡看海,那時候媽媽也沒有喝咖啡,因為我們說喝咖啡傷胃,她也是乖乖聽話,

只吃她能吃喝的東西,然後去看海吹風~那個模樣我到現在都還記得...我最喜歡的媽媽的樣子

就是她正在享受旅遊的樣子,她那時候在外頭看海,然後我看著她...

一日結束後,我偷偷坐在後座流眼淚,老天是那麼的不公平這種病為什麼是媽媽得?我真的很不捨很不捨...

如果再回到那天我會跟她說想吃就吃想喝就喝,趁能玩的時候去玩。

 

後來我們開始決定要在哪間醫院治療,媽媽唯一能做的就是化學治療去控制癌細胞不要擴散太快以延命,

可是媽媽很反對化療,因為她過去也照顧過許多化療病人,她不想變得那麼可憐。

其實我是屬於尊重媽媽意思的那方,甚至是瘋狂的要出國玩我都好,可是因為來自身邊的壓力我們也不敢冒險不治療,

最後就近選了亞東醫院,因為一站而已,然後和嫂嫂的母親是同個主治醫師_林醫師

嫂嫂的母親抗癌多年生活就和沒癌症的人一樣,加上醫生談吐風趣,媽媽也就決定要讓林醫師治療,

帶著廖朝聖醫生的光碟,經過幾次跑診換醫生問,我們都知道媽媽的胃癌真的不能開刀只能化療控制,

或許我們還能帶著那一點點希望,希望第一線的藥劑有用。

 

我在台灣待到11月底,這期間其實媽媽對自己也是很負責,是很聽話的病人,能吃的時候她都吃,

對自己過度保護的時候我都跟她說有些事情可以自己來就自己來,那時候她還能正常生活,

看到一切都穩定持續治療觀察中,我也就回Darwin繼續工作了,即使一顆心懸在那我還是要向前進,

在澳洲期間我常常和媽媽視訊也幾乎在line,時不時問她都吃了什麼?有沒有不舒服?

有次我和醬哥休同天,我們就一邊視訊一邊逛大家給她看,那時候看媽媽臉有肉,

私底下問阿姨媽媽吃飯的量,知道她可以吃比原本多時,我們都歡呼很開心~帶著好轉的希望

讓身在異地的我也放心了點。

 

2017年開始

媽媽的不舒服變多,我還在想是不是因為等病床等太久,讓癌細胞又開始作怪...

今年農曆過年本來沒有要回台灣,媽媽一直以來的意思也是要我待到簽證結束

後來哥哥說,今年不一樣家裡多了嫂嫂跟寶寶,加上媽媽情況不樂觀...

聽完我就決定要回去一趟

IMG_4889.JPG

沒想到還真的是和媽媽最後一次一起過年,一家七口,三代同堂。

 

農曆過年一結束,我又馬上飛回澳洲繼續工作,這一個禮拜我連託運行李都沒有

就是背著後背包台灣澳洲兩頭飛。

我常常都帶著很複雜很複雜的心情,因為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突然被招喚回台

加上媽媽生病,我也就更珍惜當下能工作的時候,有些事就覺得沒什麼好抱怨的了

後來媽媽愈來愈少愈來愈慢回我line

有次和她約到時間視訊,只是問她補品都還夠嗎?她就鼻酸了...心變得脆弱

3月中的某個晚上突然收到大阿姨的line...那晚我就失眠了...然後再次打包行李回台灣

一待就待到現在。

 

2017.3.26 返台

3月中開始媽媽已經拒絕所有的治療,也決定簽放棄急救,爸爸很慌亂一直要我回來再簽

但其實真的沒有辦法,我們都知道,所以我也是尊重媽媽的意思。

開始和弟弟輪流夜守醫院,雖然不治療,但醫生還是會想辦法讓她不要感覺到不舒服,

記得差不多是4/4和4/5的時候,我陪了媽媽兩個晚上

她常常睡一睡就會起來一直嘔吐,但吐不出東西,因為她也都沒吃東西,不是她不吃,

是她的胃已經被癌細胞佔據了...食物下不去...甚至是自己每天會分泌的唾液

她噁心嘔出來的常常都是透明的,或只是一直嘔...

一直上吐下瀉的狀態,我也跟著起來好幾次,那時候她還會站起來我陪她去廁所

有時候會恨自己不夠積極阻止她的不舒服

因為她都已經決定不治療了,所以除了陪著她幫她清理之外...我不知道該做什麼

要是我知道放一條鼻胃管能幫助她引流就可以讓她少兩天痛苦的夜了

一開始她拒絕,後來醫生放鼻胃管後,她就不再噁心嘔吐了,因為胃裡翻滾的都會從管子裡流出來,

現在回想這一切我還是覺得很慘忍,也很佩服自己當下有那顆心臟這樣陪著。

連續拉了2~3天左右,她也不再拉了,但其實那不是腸絞痛的腹瀉,就是不知道為什麼好像都把腸胃清空一樣的排放

之後好像一切都回歸正常一樣,媽媽只是靜靜的躺著休息沒有上吐下瀉,

我們也去看中醫拿藥,會餵給她她想喝的冰冰涼涼的東西,大部分她都只是漱漱口潤潤喉,

如果吞下去,胃不接受的就又會從鼻胃管流出來,但只要她潤喉能感到舒服她就會一直這麼做。

一開始我還能幫她按摩,腳底按摩,或是按按穴道,後來碰她她都會覺得不舒服,

也就沒有腳底按摩,變成只是抬抬腿,愈抬愈低...她已經沒有力氣下床

連翻身都要看護來協助,在這些過程中,她的頭腦一直都是清楚的

因為她沒睡覺的時候都醒著看電視或發呆想事情,雖然話愈來愈少,可是我一直以為她可以陪我們很久

因 為 她 頭 腦 太 清 楚 了 ,加上每次量體溫或血壓都是正常的,所以我以為她還可以陪我們很久

即使引流管一直引流出很可怕的顏色的液體...

我也就沒有想過原來那天會來那麼快

 

2017.4.17晚上我們一家都在醫院

媽媽還把手上的手環拿下來給哥哥說要給寶寶,媽媽跟哥哥常常手拉著手

有好一大段日子我對我爸意見累積愈來愈多所以關係不是很好,回話態度自然差

媽媽還要他不要跟我說話,哈。(真是了解我)

 

2017.4.18 早上我接到醫院電話說媽媽血壓在掉

其實那時候還不知道血壓掉會怎麼樣,但都特別打電話了我和阿姨聯絡完也就馬上出門

到醫院時,只見媽媽虛弱,不要人碰她連手輕握都不行

她感覺起來坐立難安,好像什麼怎麼躺都不舒服...

 

中午時哥哥也到了,媽媽那時候跟他們交代一些公事,用很微弱的聲音

講完後她繼續靠著床看著我的小阿姨並對她說:『OO~我們下輩子還要再做好姊妹。』

她說完我小阿姨就哭了向前跟她說,我們上輩子就是好姊妹、這輩子是下輩子也是

我在一旁感受到濃濃的愛濃濃的情...對媽媽而言自己的手足帶給她的只有快樂

而我們家三個小孩是甜蜜的負擔、爸爸也是負擔,哈...這也只是我比較好聽的說法而已。

但我真的能感受到的媽媽快樂的來源,小阿姨是第一名。

所以最後一句話留給她多真實的情感

 

說完那句話媽媽就睡著了,我們感覺她呼吸很大,可是她血氧很高沒有問題

護理師一段時間就來量一次血壓直到量不到血壓

就推心律偵測器來

下午好多親朋好友都來...表弟也請假趕來

大家都輪流在她耳邊說話,大家都拼命努力忍住淚水,我則是默默提醒不要哭太大聲

我一直看媽媽覺得她好像口很乾?嘴唇也很乾,就送棉花棒沾水沾沾口腔,也請他們幫我帶護唇膏

後來愈來愈多親戚來了,其中一次我沾水要把棉花棒伸進媽媽口裡時,她突然咬住

咬得很緊,在那之前我的大阿姨和舅媽都在旁邊,她們一直對她說,好好去...不要怕,大家都在旁邊,

一直不斷的要她安心的走吧,咬的那一剎那,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然後舅媽要所有晚輩跪下,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我以為媽媽還會再醒來跟我們說什麼

跪下後聽到哥哥爆哭才知道媽媽心跳已經停止.........tommy_5

 

我也不知道要跪到何時就自己先起來趕緊拿證件處理後續的事,不過我沒有辦法在外面放聲大哭,

就這樣忙到晚上直到把媽媽送進冰櫃裡。

這是人生第一次見到有人在我面前斷氣,還是最親的人,

 

後來小阿姨跟媽媽指定的葬儀社阿北協助代辦,我開始找照片作媽媽的相框,

大家去給媽媽上香後都訊息給我說很美(我也覺得是最美的)

IMG_6123.JPG

中間跟哥哥弟弟要辦很多事,都是第一次處理根本不懂

有什麼事...就先自動忽略,處理事情不難,不懂就問或是上網查,雖然有的事到現在仍是個迷...令我傻眼

對我來說最麻煩的是人類的情緒,這是我一路走來從來不負責的吧!別人的情緒~還有那些碎嘴

我們最需要的幫助是有人可以在家幫忙折元寶和紙蓮花真的是最大的幫助

期間很感謝我弟的朋友小柏常常跑來幫忙還有俐禎也寄了很漂亮的蓮花

還有謝謝我的朋友毛毛小花咩咩

現在要說出親人走後要忙些什麼也無法好好條列出來

IMG_6542.JPG

其實我要說的是

從3月下旬回台灣到5月底離開台灣這段時間跟爸爸關係是有史以來最差的時期

可能因為我是女生,那時候對爸爸感到失望 

(也許會有人對我說你都沒了媽媽就更應該把爸爸孝順好:拜託別廢話了我本來就是走理性派的)

那時候很氣每次問他什麼,什麼都不知道,例如媽媽說過的話跟媽媽的喜好

不知道沒關係...媽媽曾經交代過的事情我們記得的我們要去進行,他直接丟掉...

這是我最恨最介意的點,違背交代好的事情真的是我最介意的點,還是違背病人還是違背亡者,又更不應該。

還有很多很多類似的事,例如我們很忙他的毛病就開始一堆...然後搞的所有的親戚都認為我們沒把爸爸照顧好

我跟哥哥弟弟私下在聊天時也很氣餒都在想,要是媽媽在...她才不會這樣對我們。

我們要每天去佛堂、在家摺紙也要趕進度、許多瑣事

哥哥嫂嫂有寶寶才出生三個月也需要得到照顧還要工作,這時候每個人把自己照顧好是非常重要的

不是一再的製造不必要的麻煩...那時候爸爸的弟妹很擔心他,可是我自己有思考過,

一個只在乎自己的人才不會想不開,所以我超放心,那段期間是他的過渡期,除了他自己幫的了自己沒人幫的了他。

而且我那時候很生氣,如果我們真得那麼不好,你們就當作是幫忙照顧我爸也算是幫到我們家...好感謝我媽這二三十年的付出...

 

要說的是以上,也已經過去了,現在跟爸爸很好,而且我有反省過那段時間是怎麼回事

簡單說是因為突然少了媽媽,她在的時候是個很棒的調和劑,甚至不用調和,直接當擋箭牌

所有的箭都落在她身上。有天這個擋箭牌壞了...三兄弟直接面對所有事情時,才看得到原本看不清的那些事情

媽媽好辛苦也好厲害,總是那麼樂觀開朗笑臉迎人,包容力超強大!是我才受不了勒

媽媽現在應該是在做神仙了不要當人是最好的了,反正地球暖化那麼嚴重,

萬一下一個輩子又要當人的話,一定跟小阿姨還是好姊妹,然後只過自己喜歡的健康快樂人生

 

IMG_6540.JPG

2017.5.11告別式當天

又是個殘忍的一天,在那前一天其實還滿擔心的,默默GOOGLE大體退冰的事情,

天還沒亮的時候我和哥哥弟弟嫂嫂4人先一起去把媽媽領出來,

從4/18到5/11除了作夢以外,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見到媽媽...內心有點害怕

怕大體沒有保存好或沒有退好之類的,不過狀況還可以,只是認臉那一瞬間我還是很難過

那對我來說也是人生中殘忍的一刻之一,雖然想哭,但這會是忙碌的一天,於是眼淚又收起來了。

我們一起把媽媽帶去外面做SPA,雖然之前我們說要作時,阿北說那都一樣不要花那個錢,

但我們相信媽媽一定不想跟其他不認識的人一起洗,加上以前媽媽有說過加錢去SPA很不錯

我們也有私人的空間可以當作是最後的相處,所以就作了(在那之前一定要砍價就是了。)

SPA的過程,我們都在一旁看著,是三點不露的,中間只有要脫衣和換衣的時候請我們出去(當然是會有點擔心)

也滿想知道為什麼脫衣換衣要在外面等。

不過等媽媽都洗好也上好妝後,氣色變得比一開始去領的時候還要潤澤,我們心裡也能得到安慰

畢竟媽媽生前臥床,頭髮就這樣一直被壓著榻榻的我一直很介意,進冰櫃前還有再梳過一次頭髮 

整理好,我們真的比較安慰。

接下來是一連串告別式的流程,來了好多人...自動忽略。

在那之前大阿姨有問流程,但我們沒有自己再特別加內容或製影片,說實在的...那期間也沒有時間製作,

媽媽生前總是交代說愈簡單愈好愈快愈好,最好是馬上火化掉什麼都不要(我們當然不會這樣)

不過一個好的留念影片我想以後我還是會作。

而不是非得要趕在告別式前製作給大家看,我想我們心中有意義的事情才是意義。

 

在告別式結束後,為了趕時辰入塔所以火化時間不能拖到,

我們四個人在車上時,討論了關於剛剛告別式流程的事情

沒想到不是只有我一個人覺得夠了沒...我們家四個人都同感呵呵...

我們傻眼司儀用哭腔講一些台詞代替我們發言...等等

聽說作用是要我們掉淚,不過眼淚是自己的,我們三個應該就是像到媽媽才不輕易掉淚,

而且老實說我媽媽才不會喜歡那些八股內容..................。

但也不能嫌棄,畢竟就是我們沒有時間準備才會請葬儀社作流程。

不過和媽媽在車上的時候,有時候都會有點不太相信那是已經沒有呼吸的媽媽

前往三峽火化場的路上

只有我跟哥哥嫂嫂弟弟這車先到,因為時間很趕的樣子,所以到了就要推進去

很殘忍,後面還有一台遊覽車的親戚沒跟到,

然後我們就已經痛哭送走媽媽,那一刻只有我們,所以我也沒辦法忍耐一起放聲大哭。

有種有一個人就這樣被燒掉...一瞬間也懷疑沒了身體但靈魂是否真的永存,各種亂七八糟的想法

期間我和弟弟先跟師傅把靈位請回家,所以回到三峽時也沒撿到骨罐子就蓋起來了

大家再一起上遊覽車到白沙屯,有山有海的地方,爸爸買的位置

把媽媽的罐子安好後,結束了忙碌的一天。

 

這篇文從今年5/14開始打,斷斷續續回想一點才打上一點點

到今天9/30才打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韋韋 的頭像
韋韋

韋韋韋 ☺ Wallis

韋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